WWW.76933.COM,W W W . S C Z . R E N,W W W . 1 6 8 1 6 8 . C O M
2019-07-22 来源:WWW.76933.COM

WWW.76933.COM

晚餐很丰富,我做了腊肠饭,用的是泰国香米,发现这个米很吃水,按照平时做饭的水量和大米的配比,做出来的米饭有点干,感觉是水有点少,不过大家吃的很高兴,毕竟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,这个时吃什么都是香的,蜂鸟做了鸡汤,简直就是人间第一美味,一碗鸡汤下肚,慢慢的幸福感,山上很清凉,夫人原来不想吃饭了,但是有点失温,赶紧喝了几口鸡汤,吃了米饭,逐渐缓过劲来。当然并不是说亲人做了多么对不起我们的事,而是我们接受不了这件事是亲人做的。

你学佛,你念咒语,你也没有定力。而我们的装备丢的到处都是,鞋子、背包、登山杖,都结上了厚厚一层冰。

WWW.76933.COM,船底徒步也是一次难忘的经历,曾记得2012年8月我们曾发过海柴角一贴,那是关于我们5人海柴被迫露营一事,当时让朋友们担心了。

好比天平的两个托盘,若是一边放10个1克的砝码,一边放两个5克的砝码,天平保持平衡。能在这深山中吃到炖鸡真是有口福了。

过了水库大概200米后往右边岔口直接进入小盘山路,也就是峡洞方向,上山大概几十米后发现又有岔口,在盘山小路的右边有个岔口直接向山,比较陡,但看样子是比较成熟的路线,这是一条捷径,上升几十米后发现又跟原来的小盘山路会合,我们继续走捷径小路直冲山顶。上周掉到燕子崖的那个女孩子,靠山泉水支撑了三天就是实例,如果没有水,结果可以预见!我在鸟巢上面最后一个水源备1.5L泉水也是为不时之需!  关于毒虫,一直要考虑最后的队友,很长时间我都不能走在最前面,所以我一直提示走前面的队友眼睛呀看清楚才下脚,还告诉她们我在梧桐山看到过小青,我有队友还抓到过大蜈蚣(有帖子)。

若是取掉一个1克的砝码,那天平会倾斜但不至于一下子翻了,若是取掉一个5克的砝码,那么天平必翻无疑了。W W W . 8 5 4 4 3 2 . C O MW W W . 9 2 7 2 . C O M。

在火车站对面坐上到马坝的车再转小巴到樟市,到罗坑时已经9点多了,大家到小镇转了一下,同时也采购了一些临时食物,有鱼和白菜,对还有一个油豆腐,准备到山上美味一餐。在火车站对面坐上到马坝的车再转小巴到樟市,到罗坑时已经9点多了,大家到小镇转了一下,同时也采购了一些临时食物,有鱼和白菜,对还有一个油豆腐,准备到山上美味一餐。

船底徒步也是一次难忘的经历,曾记得2012年8月我们曾发过海柴角一贴,那是关于我们5人海柴被迫露营一事,当时让朋友们担心了。此时已是晚上7点多,气温8度左右,所以找个地方落角扎营补充能量是主要。

之后又有七娘山探路被迫露营,也许会有很多朋友觉得准备不足,意识薄弱引起的,但突发情况总会是有的,这种情况总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左右,此次船底之行也不例外。回到帐篷,用海聊向后方留守汇报了我们的情况,发送了一键报平安信息,然后休息:夕阳西下,另一番美景:

上升大概500米后山路开始变得平缓,一路翻山越岭,跋山涉水,小雨绵绵,雾里穿梭,因为雾太大,参照物不清楚,还好一路上有不少红绳标记,记得之前攻略上有一处补水在上斜,但我估计我们已经错过了补水点,而是一直走到了高幛顶,出现一个很高的陡坡在眼前,那时已经有5点多,天开始慢慢暗下来了,加上有雾,同时更麻烦的是刮着大风夹着小雨,此时大家都有些着急,身上基本全湿,而且那地方没有一小块平地可扎营,此时老杨和小洋走在前面十来几开外,但雾太大很难看得清,而西西和杨杨开始出现体力不支情况,可能跟当时紧张心里有关,风太大,又冷,加上天开始黑,更麻烦的是不确定我们所在的位置。此时已是11点。

其实,我觉得溪头村有毒,这个地方算起来应该是来了4次,第一次是3年前的2015年5月23日去,那时候算是第一次户外,当时就想着好玩,去摘摘李子杨梅,哈哈;第二次是参加深坛的中级班,第三次就是领队的2天2夜培训了,还有就是这次,这4次,在溪头村就被吓哭了两次,一次是夜途的时候被无名的树枝吓哭了,还有这次就是被尼莫用玩具小青吓哭了,狼哥说下次这个地方我不能来,虽说是这样,但这么美丽干净的地方,还是止不住我对它的喜欢。比如,你回家,你的家人告诉你不要住家里,住宾馆去,你肯定会火冒三丈并加种种猜疑。

之后又有七娘山探路被迫露营,也许会有很多朋友觉得准备不足,意识薄弱引起的,但突发情况总会是有的,这种情况总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左右,此次船底之行也不例外。此时雨下得比之前大了,最后租了辆破旧的小面包50块钱到新洞小学,也就是我们的起点。

相关链接
热点推荐